校友风采

1988届校友韩可胜:人生很多种可能,但要不忘初心

发布时间:2016-11-01

    不忘初心,一蓑烟雨任平生,我校中文系1988届校友韩可胜先生便是这样一位永远乐观向上的人,生活在纷繁的尘世里,骨子里却蕴含着行走于天地间的自由灵魂。对于韩可胜而言,人生有很多种可能,不论下定决心做什么事,只要始终坚持当初的信念,才会不辜负自己一如既往的努力。

本科求学:谆谆教诲 师恩难忘

        19849月,韩可胜背上行囊,带着家人殷切的希望和亲友的祝福,来到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四年的本科生活充满了欢乐和艰辛。“当年的社会风气比较纯粹,师大的老师学术和教学实力都很强,所以同学们都很踏实地在上课看书,学习热情特别高。”

    回忆起本科的宝贵时光,韩可胜说让人印象深刻的课就是刘学锴先生的唐宋文学课,刘老师的学术造诣很高,声音富有磁性,能够传达出诗词的神韵,他朗诵“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的场景至今宛在眼前。除此之外,祖保泉先生的《文心雕龙》课也让他记忆犹新,“当时我们就和小学生一样,一个个地排队到祖先生跟前背诵《文心雕龙》,都认为不上祖先生的课,白来安师大。所以,大家心甘情愿被虐。”在考试是唯一标准的当时,大家都卯足了劲儿,韩可胜也不例外,“除了体育总是出丑之外,我的文化课成绩确实不错,最开心的考试就是考逻辑学,我做出了附加题,意外考了100分。”

    然而,说到对自己人生影响最大的老师,韩可胜感慨颇多,“他虽然现在已经故去,但是如果没有他的辅导,没有他当时推荐我去华师大读研,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也不会有今天的一切。他就是汪裕雄老师。”汪老师是韩可胜美学课程的老师,也是他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汪老师晚年,韩可胜来芜湖看他,他兴奋之余,拿出尘封多年的二胡拉了起来。又一次,汪老师已经是癌症晚期,但指点X光片上大大小小的癌细胞黑点,就像指点音符一样,给韩可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韩可胜至今还保留着汪老师自己第一次上美学课时的备课笔记,那是恢复美学课以后,汪老师用活页纸来写、自己用线装订的,严谨工整,钢笔书法赏心悦目,“部分高校文革之后率先恢复美学课,汪老师是第一批老师,大概是在七十年代末期,这是中国美学教育史的宝贵财富。我应该找出来,捐给安师大中文系。”

    在学习之余,韩可胜平时最大的娱乐就是看电影,“最高的记录就是一天之内看了7场。”除此之外,他还经常去镜湖散步,买点傻子瓜子当零食……“当年的同学情也十分纯粹,有一次大家寒假回来约着去汀棠公园划船,快到湖心小岛的时候,一个同学踩着船帮往岛上跳,结果踩翻了小船,大家掉到水里,虽然很狼狈,也很冷,但是大家也不觉得丢人,坐着公交车就回了学校。现在想想,那一段快乐的时光再也回不去了。”

勇于尝试:人生没有定数

    研究生毕业后,由于学术成绩突出,韩可胜留在华师大教书,看似很稳定,也很有面子,但是他却没有止步于此。三年后,韩可胜辞去了教师一职,选择了去了浦东,从企业单位,到事业单位,再到机关工作,机关里面又历经了计划、规划、建设、开发区、宣传部等多个部门和多个岗位,“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从基础做起,各种岗位我都有尝试,我也明白了人生没有定数这个道理。”

    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韩可胜就开始涉足房地产行业,结果“乘着发地产发展的大势,一不小心,成为了专家,”在多个国家级的房地产行业报刊上开设专栏。紧接着,在本世纪初,韩可胜又把目光投到网络世界,通过自己亲身参与,扎实调研,认真钻研,取得了系列成就,现在是新浪政务新媒体学院的特聘教授、世界互联网大会嘉宾和正式代表、红色大V、人民网十大博主、腾讯大申客座主编,在复旦大学、上海市委党校等主讲“舆情研判和应对”、“如何当好新闻发言人”,此外,他还与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专题座谈汇报网络意识形态和网络管理工作。在机关工作的韩可胜可谓是一步也没有耽误。“无论是在房地产行业,还是尝试网络,或者在官场奋斗,都不是我个人怎么样了不起,是时代,特别是浦东开发成就了我。”

    “形势比人强,要顺应大势”,对于人生的多次尝试,韩可胜同时表示,个人也要积极调整自己,做到“做一行,爱一行”,他说:“有人说中文系是万金油,这恰恰表明了中文系的普适性,中文系赋予我的不仅仅是学识,还是一种综合能力,比如各行业都需要的表达能力,还有一种态度,让我能树立信念,朝着目标坚定地走下去。”

    对于现在文学院学子的学习和发展,韩可胜也有很多话想对后辈们说,现在的安徽师范大学对于“师范”十分重视,中文系更是走在前端,所以大家一定要增加为人师表的水平,但要减少好为人师的姿态,高标准要求自己。人生没有定数,大家还要勇于尝试,这样人生才会丰满起来!

学习传统:给生活增一份智慧

        2013年的12月底,韩可胜创办“宝宝念诗”,一个“以当代情怀,看古代诗词”的公众微信号。他每天定时在公众号上推送十分清新的原创文章,短时间内大受好评,粉丝直线上涨,如今“宝宝念诗”已经变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文化阵地了,许多志同道合的人都加入进来,里面有文化人、媒体人,还有企业家和金融界人士,共同致力于将读诗词成为孩子生活日常习惯这个目标。

    这一切都要源于韩可胜多年来始终坚持带女儿读诗词,现在女儿已经在外求学了,他也在闲暇之时整理出了自己以前教女儿读的700多首诗词,并编写赏析文章,在公众号上推送,供广大的家长朋友们参考,让他们更好地教育自己的孩子。向传统致敬,这是韩可胜一贯的态度,因此,现在的他辞去了上海市浦东新区宣传部副部长、文广局副局长以及新闻办、外宣办的职务,创办了上海市改革开放以来批准的第一家书院——上海江东书院。

    书院聘请了北京大学教授、美学与美与研究中心主任、我院知名校友朱良志先生为院长,将以国学为核心,在文化策划、教育培训、文化空间打造等方面全面展开,“书院不是一个培养书呆子的地方,毕竟孩子的一生只有一次,不能将他们当成教育的试验品,他们未来也要找工作,要面对茶米油盐的生活,书院只是为了让他们在生活中增长一份智慧,更好地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韩可胜表示,接下来自己的人生规划之一就是坚持做好书院,抱着“路远途艰,行者必至”的态度,多方学习与考察,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从中获益。(文学院 徐炜红)

Copyright@2016 School of Liberal Arts,AHNU
中国·安徽·芜湖 安徽师范大学
电话(传真):86-0553-5910500 邮编:241003
信箱:sxzx2633@mail.ahnu.edu.cn